toothlessfacebook
2021/9/10 4:55:11
toothless facebook


其实看 的是一个方面,比如周期是否 还在继续,或者提前 有一个周期的 预估,或者有一个周期 波动的预估,这样可以提高你的 想象力 巴拉巴拉,至少 你可以 跟踪周期是否 让我们说说变化.....谁是 外汇 市场参与者?外汇市场最大的参与者是最大的 投资银行,如德意志银行、瑞银集团、花旗集团、巴克莱资本和高盛。


  大型投资银行占所有外汇相关交易的50%以上。


  外汇市场的第二大用户是大型跨国公司,如耐克、沃尔玛和通用电气。


  这些公司可能会 利用外汇市场来 对冲其与其他 国家货币风险。


  外汇市场的另一大用户是国家中央银行。


  他们经常利用外汇市场试图控制通货膨胀、货币供应和 利率


  投资管理公司和对冲基金也使用外汇市场。


  他们可能为养老基金或共同 基金买入或卖出,以帮助促进外国债券或股票交易。


  他们甚至可能是为了炒作某种货币的利润或反对某种货币。


  最后,零售外汇经纪商和个人投机者利用外汇市场获利和对冲货币风险。


  这是最小的外汇投资者群体,仅占全球外汇交易总量的1-3%。


  但是激进保守 人士担任总统对于伊朗 的人权和民权活动家将是灾难,他们此前已经对鲁哈尼无法对国内严苛的社会和文化法律 做出任何实质性改变感到非常失望。


  预计 强硬派主导的选举中, 投票率将保持低迷。


  据 半官方法尔斯 通讯社报道,最新民意调查数据显示,6月18日选民投票率将为53%,创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之一,其中72.5%的人 计划投票给Raisi。


  法尔斯通讯社没有提供有关民调进行方式的任何数据或细节。


  支持油价的另一个因素是美元兑一篮子货币跌至19周低点,因通胀忧虑消退。


  美元走软使诸如原油 等以美元计价的商品对其他货币持有者更便宜。


  6月1日, 人民币对美元交投于6.37附近。


  截至北京时间16:55,美元/离岸人民币报6.3755,美元/在岸人民币报6.3759。


  市场强烈 做多人民币的情绪有所缓和。


    央行5月30日宣布将外汇存款准备金从5%上调至7%后,人民币短线走弱近200点至6.37附近,当日 人民币对美元一度飙升至6.357的近三年高位,较去年接近7.2的水平飙升超11%。


  外界普遍认为,通过这个较大比例调整的举措可以适度地抽紧市场的外汇流动性,减少金融机构手中外汇资金对市场上的供给,以改变外汇市场供求关系,从而减缓人民币 升值的压力。


    不过,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外资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和交易员认为,未来美元 指数才是关键。


  “今天中间价实际比模型预测的要弱了近16个点(人民币更弱),幅度比几周前更大,这似乎也体现了央行不希望看到羊群效应,”一外资行外汇交易员对记者表示,“其实30日升准涉及的整体外汇资金约200亿美元,比起日均400亿美元的交易量仍很小,但释放了强烈的象征性意义。


  未来美元指数的走势是决定人民币的主因,需要关注这周五的非农数据是否还会‘爆冷’。


  ”  央行释放强烈信号  5月28日,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7.95,创近五年来高点。


  今年以来该指数累计升3.48%,SDR篮子指数升3.03%,BIS指数升3.57%。


  2020年上述三大指数则分别升3.77%、3.78%和2.64%,逆转了2019年的跌势。


    CFETS一篮子指数一年以来的 涨幅为6.82%,人民币对美元的一年涨幅为9.95%,可见其他货币可能升值幅度更大过人民币;但今年以来,人民币的涨势明显相对其他货币有所加速,印度疫情引发的供应链担忧也导致人民币被动升值。


  人民币对美元年初至今实则升值不到2%,但CFETS一篮子指数年初以来涨幅为3.48%。


    面对一致的做多预期,加之此前市场一度传出“央行刻意推动人民币升值以抵消输入性通胀”的揣测,导致此前市场做多情绪强烈。


  不过,央行很快就表了态。


    第一财经此前报道,央行5天两度就人民币汇率权威发声。


  例如,5月27日,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七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。


  会议提及,企业要聚焦主业,树立“风险 中性”理念,避免偏离风险中性的“炒汇”行为,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,久赌必输;5月23日,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谈及当前汇率形势时说,目前,我国外汇市场自主平衡,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,汇率预期平稳。


    5月30日央行的举动也和上述表态一脉相承。


  “其实提升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对外汇流动性的实质冲击有限,但信号意义极强。


  此前几周,中间价就显示了类似的信号,因为人民币中间价往往都比模型预测得更弱一些,”另一名外资行交易员对记者表示,“虽然此前央行已经宣布停用 逆周期因子,但其实模型的测算显示,在宣布停用前的几个月,逆周期因子就已经淡出了。


  因此如今逆周期因子是否会重出江湖,也可能需要预判。


  ”  “揣测(可以升值来抵消输入性通胀)的前提就错了,中国和美国不同,中国不存在全面通胀,只是PPI和CPI的剪刀差扩大。


  比起大宗商品动辄超100%的涨幅,外汇的这点升值幅度根本微不足道。


  ”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对记者表示。


  

参与评论(0)

汇有前途 > 外汇返佣
2022
/
2022
05-22
评论